武汉北大青鸟中南软件学院
400-027-0822

普高or职高?中考后家长的艰难选择,一文给你理清思路

2019-07-09供稿中心: 北大青鸟武汉中南软件学院

01
职业教育改革正盛
近日,财政部官网发布《关于调整职业院校奖助学金政策的通知》。通知提出,从2019年起,设立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且强调应当对办学质量较高的学校,人才紧缺专业为主的学校予以适当倾斜。

这不是国家第一次透露出大力扶持职业教育的信号。2017年,全国职业教育财政性教育经费达3350亿元;2018年,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投入达187亿元,较2014年增长了64%。高职生均拨款制度不断落实,全国平均水平已达生均1.2万元。在未来,职业教育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与支持。

根据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联合印发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中的预测,2020年十大重点领域的人才缺口将超过1900万人,2025年这个数字将接近3000万人。巨大的人才需求缺口,也为关注职业教育的企业提供了巨大的潜在市场。

加之今年中考普高分数线总体非常大的提高,导致今年中职学生特别多,根据有关数据显示,今年 “中职学校”的网络搜索量是往年的好几倍。

职业教育改革已成蔚然大观!

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建成覆盖大部分行业领域、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职业教育标准体系。

其次,高中教育职普比相当:优化教育结构,把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作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和建设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基础,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使绝大多数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高中阶段教育。

由此可以看出,在一大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之后,致力于通识教育的高校数量将锐减,职业教育也将划分层次。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18年全国有975万人参加高考,高职招生近370万,录取率占37.95%。今年高考总人数1031万,扩大高职招生100万,那么今年高职录取率将达到45.59%。


02
教育分流已成必然趋势
教育扮演着两种角色:提升能力和实现社会阶层的跃迁。
可是能力分为多个方面多个层次,如何衡量呢?于是自古至今有一种简单的筛选机制——考试。
这意味着什么?将学习从能力的提升转化为服务于考试能力的提升。可是每个人孩子禀赋差异巨大,有的孩子天生就不擅长考试,可能再这么努力都于事无补,他们就不配有未来?

未必,因为这种简单依据考试来衡量人能力的方式并非社会发展的真实需要,过度竞争导致学习的异化——不仅过程中忽略综合能力的发展,而且拿到学历也并非代表一定能找到好工作。挤破头考进学校一毕业就失业的新闻我们听的不在少数。

教育的改革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能尽快改变现状的方式是对学生进行分流。初中毕业时,将一部分可能不适合做学问的学生分流到职高,接受职业教育,获得一技之长,降低高考的竞争强度。高考时再将一部分学生分流到应用型的高校。

一方面大大缓解了高考竞争激烈的局面,另一方面也让更多学生较早顺利进入就业,利于社会安定和家庭安稳。


03 中国家长的难言之苦
当下中国家长为什么会抵触送孩子读职校呢?原因有如下:
原因之一:不符合跃迁精英阶层的传统意识

孩子读职业学校,将来是做工人,说出去家长面子挂不住,内心总觉对不住孩子。虽读了职校也可以上大学,但是总是觉得不是按照预设的轨道上的学校,内心总是不平。
原因之二:独生子女政策让家长总想把最好的给孩子

如今的90、00后大多是读书子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代人的父母经济基础往往较为殷实,因此他们总想把最好的给到孩子,哪怕使出浑身解数也在所不惜。这就好比如果你只有一个鸡蛋,当然会选择所有人都看好的那个篮子里。

原因之三:担心上职校学不到真本领

家长的担忧,有一些现实的依据。职业院校无论是设备和实训条件,还是师资的水平和办学经验,都经历了一个较长的上升和积累的过程。但经历坎坷发展中国职业教育还是取得了较大的进步,近十年,全国建成1200所示范性职业院校、近5000个实训基地,职业院校达到了13300多所,在校生近3000万人,每年毕业生近1000万人,就业率达到90%。中等职业学校免学费政策惠及90%的学生。
原因四:担心收入低

收入情况也是家长考虑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毕竟所有念大学的孩子最终出来都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根据《2017年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其中有不少高职高专院校的学生,刚一毕业就能拿到六千多的薪水。根据中智咨询调研中心通过调研2800余家企业样本数据统计得出高职院校毕业生的待遇甩过本科生,直逼硕士生!

于企业而言,熟练掌握了一门技术的中职生或者高职生,要比专业优势并不明显的大学本科生更受欢迎。企业更希望招到能来即用的人,可以直接产生经济价值的人,可是通识教育人才往往需要经历培养期,而这项成本企业往往不愿承担。


04 德国的教育分流
当今世界,很多国家实行教育分流制,比较典型的是德国和英国,以及实行英联邦教育体系的新加坡等。
说起德国,人们最惊叹的便是他们制造业,这与德国的教育分流制不无联系。

德国的教育分流制开始于十九世纪初,实行的是双轨制——文科中学与大学衔接,国民学校和职业学校训练平民子弟。“覆盖全民”与“双轨制”的两大特征导致德国教育在两个层面上收获了很好的效果。

其一,德国的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导致德国成为当时文盲率最低的国家,培训出的优秀工人托举起了它的制造业。

其二,德国的大学和学术研究自20世纪初至“二战”前,也几乎是世界第一,美国的研究型大学几乎是按照德国大学的模式打造的。纳粹掌权后从德国出逃的一流学者之规模,既导致了德国学术的衰落,也是证明了它此前的繁荣。

双轨制在发展中不断强化和完善,到1920年,德国颁布法律规定:所有儿童接受四年基础教育,四年以后开始分轨。二战结束后,又改为三轨制,一直走到当代。
所谓三轨制,即德国小学四年,四年后学生们分流道三种不同类型的中学:主体中学、实科中学、文科中学。

主体中学前身为国民学校,在历史上曾为分流的主体,学制5年,即5-9年级。其大部分学生毕业后接受职业培训,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很难找到职业培训岗位,而没有经过职业培训是不能上岗的。换言之,德国学徒工中的大部分人来自主体中学。

实科中学,常被称为“中间学校”,即处于实体中学和文科中学之间,充当桥梁作用的学校。学生可进可退,一方面毕业后可以接受职业教育,进入比实体中学毕业生归宿更好的专业学校和专业学院。另一方面成绩很好的学生可以转入文科中学,谋求上大学。
学制6年,即5-10年级。比实体中学多一年,接纳实体中学里有能力的学生专业,获取这里的毕业文凭。

文科中学学制9年,5-10年级是中学,属于义务教育;11-13年级为高级中学,是非义务教育。10年级时进行考试,成绩合格者才能进入高级中学,不合格者转入其他类型学校学习。

德国和英国经文科中学进入高校的学生,更享受学习过程,热爱智力生活,因为他们的竞争压力小,学习过程自然、放松。

而中国进入高校的学生曾面临巨大的入学竞争压力,“考试学”而不是真正的知识占据了他们主要的精神空间,导致他们更重视考试结果,无暇享受学习过程。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高钢教授发现,进入高校之后,中国大学生们普遍缺乏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进取精神,经历过初中和高中至少6年强大的心理和生理的重压之后,他们普遍疲惫不堪,甚至身心损伤。


北大青鸟,北京大学直属的IT计算机软件学院,拥有中国最大的职业教育研究院,所有课程都是由职业教育研究院研发而成的,所有教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研究院有200多位IT技术和教育专家。

北大青鸟中南软件学院,成立于2000年,源自北大的中职教育。生动有趣的专业,基础教育增设了心理辅导、家校共育、国学礼仪课程。让孩子首先具备健全的人格,以文化人,以纪律束人 ,以军训塑人,内化于心,外塑于形, 内外兼修,知行合一 ,成为一个三观端正的阳光少年,八大教学法多模式的让学员逐步产生学习的兴趣和动力 。严格规范的教学管理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基本素养,最终让学员从被动改变,被迫学习,到自我约束,自我成长,自我管理,潜移默化中实现个人华丽的蜕变。


大学进阶给学员们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方向,核心课程体系培养成为高级软件开发工程师、高级网络工程师,游戏开发工程师、动漫设计师、视频剪辑专家、影视后期特效专家、全栈创意设计师、人工智能工程 师、大数据工程师,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处于快速上升趋势。

招生对象:应届初中生,对IT行业、游戏开发、UI设计、动漫设计、影视制作、影视特效等。


报名热线:400-027-0822

网址:www.bdqn027.com


关于我们
首页
公司简介
课程专业
师资力量
高薪就业
青鸟课程
ACCP
学士后Java
启蒙星
UI设计
回到首页